生吃一口姜

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要控制脾气了

沙雕脑洞1

*极度ooc
*烂文笔
*自嗨系列


作者:*迅曾说,越沙雕越快乐。
鲁*:我没说过这句话。




       峡谷最近出现了一种病——铁骨铮铮病。这个病的症状详见王*泽。

       我王*泽就是饿死
       死外边 从这里跳下去
       不会吃你们一点东西
       真香


       这种病蔓延的速度极快,大唐组也不幸地染上了,大唐三傻(划掉),长安三人组的病情更为严重。


狄仁杰
       “嘶——”狄仁杰今早一起床坐起就感觉自己的腰像是要断了,再看向身边那个罪魁祸首睡得跟死猪一样,就气不打一处来。抓起床边柜子里放的那堆令牌就向李白扔去,谁知这一扔又牵到腰,腰更疼了,疼得狄仁杰眼泪都出来了。狄仁杰咬咬牙,忍着疼又抓起了一把令牌向李白扔去。
       熟睡中的李白被打醒,看到狄仁杰这么凶,也不敢多问,拿起衣服就是一个将近酒冲出家暴现场。
       狄仁杰看到李白将近酒,更气了,气得脑子都糊住了。直接对着李白离开的地方大喊
       “我狄仁杰就是没人陪
        孤独终老!累死在衙门
        以后也不会让你再碰我一下!”

        深夜
       狄仁杰正在办公,突然感到一阵风。一抬头就看到李白双手撑在办公桌,低头看着自己。
       “哼,出去!”
       “怀英,我听到你心在说想我。”
       “滚!我狄怀英……唔……”
       狄仁杰话还没说完,就被李白用嘴堵住了嘴。于是两人亲着亲着就亲到了床上

       “嗯啊……太白我……我……要你……你……快……快点……”


               ———这是一条在假笑的分界线———

李白
        “太白哥哥,我要你”狄仁杰穿着李白的内衫,香肩半露,嘟着被亲红的嘴唇向李白撒娇。
卧槽,怀英你……李白觉得自己的鼻孔有一些温热的液体流出。
        “太白哥哥~”狄仁杰又把嘴嘟了嘟,身体向前倾了倾,雪白的胸膛若隐若现。
       卧槽,这么主动的怀英能把自己榨干啊!李白第一次有肾不保的感觉。这样的怀英,被榨干也值得!
       随即李白邪魅一笑,勾起狄仁杰的下巴,“我这就满足你。”李白说完便去亲狄仁杰。
      “啊!啊!啊!”李白看到狄仁杰拿起令牌扔自己,“怀英没什么打我!不是你主动的吗!”
       “……”
       啪!啪!
       “啊!啊!”李白突然惊醒,一醒来就看到狄仁杰红着眼眶,脸也委屈的皱着,但是周身却散发着黑气。
       哇!好恐怖!快溜快溜!
       李白的身体十分忠于大脑,这个想法一出,身体已是一个将近酒出去。李白速度快,狄仁杰声音也大,因此狄仁杰最后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在了李白耳中。

       李白也是有脾气的。
       大清早的被令牌打醒,搅了春梦不说,对方还不给任何解释,虽说春梦对象是床边人,但这可是难得的主动啊!这要是换谁都会气!
       李白郁闷的去酒馆喝酒,这一喝就是喝了一天。酒到浓时直接在酒馆里一脚踩上椅子上,一手指着天对着来添酒的  小二说:
        “我李太白就是流浪
        冻死街头!死这里
        也不会再踏进那狄府半步!”
        小二:……,剑仙您开心就好。

       傍晚
       李白终于酒醒,走出酒馆,习惯性的往狄府方向走去。走了两步,李白愣住。
       我这是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去狄府,他今天这么凶!哼,我要晾他三个月!我要去流浪!
       李白想完就往回走,刚走几步,脑海中就浮现出今早醒来看到狄仁杰的委屈样子,这样子简直是在诱人犯罪。而且这人要是自己不回去,肯定工作一整夜。罢了罢了,谁让自己是上面那个,有责任让对方“幸福”。
       于是李白又往狄府方向走去。

       深夜
       李白觉得自己蹲在树上看狄仁杰工作快要蹲成望夫石了,这人真的是不懂得主动去休息睡觉!李白深觉自己有必要用一些特殊手段让他乖乖去睡觉。
       李白翻进窗户,双手撑在办公桌,低头看着专注工作的狄仁杰。狄仁杰有感应地抬起头,四目相对。李白承认,这一相对,自己仿佛又被撩了。对于这送到嘴边的人,李白表示当然是不拒绝啊!任何不为对方性福着想的攻都是渣男!
于是李白一边亲一边引导狄仁杰到床上。

       一夜欢好
       事后,李白表示,狄府真棒!



               ———这是一条准备骂人的分界线———


李元芳
       早晨
       元芳正进入狄府要去喊狄大人早朝,就看到剑仙大人衣衫不整地出来。
       作为狄大人的手下,自然要对狄大人的爱人表示一下关心,讨好一下狄大人。尤其今天剑仙大人还起这么早。
元芳在门口摆好一个狗腿笑容,清了清嗓子,装作热情地向剑仙大人问早。然而剑仙大人今天似乎心情不佳,非但没回应,还瞪了眼元芳。元芳感觉自己的狗腿笑还僵在脸上,剑仙大人就不见了踪影。
       元芳表示无所谓,还学着狄大人般将刚被风卷乱的衣角压平。
        元芳来到狄大人房门前,恭敬地敲了两下门,喊了两声“狄大人”。没得到回应,元芳以为大人睡过了,便推开门,这不推不要紧,一推就震惊了。
       狄大人一脸委屈的坐在床上,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刚刚剑仙大人冲了出去……难道这两人吵架了?要拿小本本记下才行!
        元芳试着开口:“狄大人?”
      “和女帝说,我身体抱恙。”
      “狄大人……您不会是和剑仙大人……”
      “你下个月再领工资。”
        元芳被狄大人冷冷的眼神吓得赶紧关上了门,内心在为自己的工资滴血。


       中午
      “狄大人,这饭您扒拉很久了。”
       果不其然,元芳被瞪了一眼。
      “狄大人,要不要我去找剑仙大人回来……”
      “去!”狄仁杰听到剑仙大人,直接拍桌而起,“你要敢把他找回来,让他踏进狄府半步,你就明年再领工资吧。”
     “不找了不找了!”听到工资,元芳吓得赶紧摇头。
     “哼!你下下月再领工资。”狄仁杰撂下这话便甩袖而去。
      元芳哇的一下哭出声。我还是个孩子,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这对死给。
       我李元芳就算工资扣完
       去扫峡谷!挖河道!
       也不会再管你们的破事,更不会再吃你们的狗粮!


       深夜
       元芳巡街回来正要向狄大人汇报情况,就看到蹲在树上的剑仙大人。正想着要不要去告诉狄大人,就看到剑仙大人已经翻身进去。
       不管他们了!回去睡觉!
       然而以八卦为副业的元芳鬼使神差地去听墙角。
       ……
       听到狄大人和剑仙大人的床上爱的对话的元芳表示:
       真刺激!



————这是一条想让lof的排版去世的结束线————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