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小能手

这一次,我是真的被伤到了。

之前就因为家里人各种不同意,选了现在的专业,现在专业分方向了,我也没得选择。

那天我在打副本,就盖了我爸的电话,说迟点打回给他,然后因为一晚上都在打副本,然后我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到了十二点多,我洗衣服,没听到手机响,再打回去时,突然劈头盖脸一顿骂,说让我成熟点,现在已经是成人了。

我很懵,我发过信息说我有事,要迟点打电话,这和我是不是成人有关系么?有空了我就会打电话回去。

然后就开始问我方向选课的事,我已经明说了能继续选,而且没选定,然而,似乎没有听进去,

当晚,姑姑让我第二天有空就打电话给她。第二天,姑姑跟我分析了两个方向,以及我选择的方向有多么不好,然后让我再思考一下。

我认真思考了,我觉得我还是想坚持我原来的方向,那样我有动力学下去,不至于再挂科了。

当晚,奶奶打电话过来问我,然后也劝了我一会,我说我会考虑的。

第三天十一点多,姑姑再打电话给我,问我换不换,我说我不想学那个方向,因为我不喜欢那些课程。然后姑姑就说,你不能因为一时的课程设置,你要考虑未来工作之类的。我说那我再想想。然后姑姑说,如果你真的学不下去那就另外说。

中午另一个姑姑打电话过来说,让我改,说我选的方向不好,是不行的,让我快点改回来。我还是回答,我考虑下。然后姑姑说,快点改,这个方向真的不好。我就乱嗯一通。之后姑姑说,你电脑在不在旁边,在的话赶紧改,我们都在等你。

我还是说想下,然后下午我有事,我妈一直乱打电话。

直到,我改了……

姑姑说,改了就好了

我妈说,下午你姑姑她们一直催我催你,现在你改了就行了,你早点听话不就行了吗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彻底没想法了,考研什么的,都没想法了。

就这样吧。

我爱通宵但不爱加班

每一次通宵都让我获得无上的喜悦

但是

最近乌黑的头发总是想脱离我头皮的束缚

我开始胆战心惊的通宵

希望某天另一个我能和我换换

治好我的懒癌

日常传播负能量

论选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是什么样的感受



那大概就是一条要成为咸鱼的鱼最后被糖煮了


每一天上课都是一种煎熬

因为你不知道你要干嘛,不知道自己的方向,不知道自己学的是什么

一边痛骂以前的自己懦弱不敢坚定和不努力

一边思考未来要做什么,现在的自己在做着什么

每一次到理论课(虽然也没有实验课)

脑里就会浮现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现在在干什么?

家里人总问我

理科那些你学得下去么

你也不去看看那些数学有多难

我真的很压抑

不想学,学得不知所云

每天的课都像是在上玄学

哭也哭过,说也说过

生活还是要继续

还是要笑着去看书,笑着和别人说

我挺好的

第一次听是中岛美嘉的版本,很震撼
她能让你的情绪跟着她一起,你能在她身上得到乐观
她live的时候,近乎听不到了,歌曲的节拍只能靠脚打拍,中间间奏太短,她只能去用手按音响去感受。
真的很佩服这样的人,用自己的坚强和乐观去影响别人

但秋田的这个版本很适合夜深人静时听歌
听的时候仿佛今天一天所有的一切都随着歌声离去了

今天也是糟糕的一天

今天也是出去访谈的一天

被拒绝,我不怕

我怕单独和别人说话

很怕,很怕

一个人面对时,会变得不知所措,会变成哑巴

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

原来自己这么害怕和别人说话

原来自己真的不会和别人说话

原来和别人说话这么累

原来真的会有挫败感

原来,我真的想一了百了

沙雕脑洞2

*ooc ooc ooc
*文笔渣 文笔渣 文笔渣
*自嗨 自嗨 自嗨
*普通大学生白狄




00:00

李白躺在床上,呆滞地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00:30

李白从床上坐起,看着双手,似在思考什么

00:45

李白下床,泡了一杯咖啡

00:50

李白带着刚冲好的咖啡站在宿舍走廊,望着只余点点光亮的校园陷入沉思

1:10

李白打开了电脑,电脑的光让李白的脸更显苍白

1:30

李白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对着电脑发呆了二十分钟

2:00

李白很焦急!这半小时里,他什么都没做成。他想试着输入自己的想法,但总是翘了几下键盘又按backspace

2:05

李白想摔东西!想将一切都撕碎!包括自己!
但是不能,他决定再喝一杯咖啡

2:10

李白冷静了下来,回到电脑前。今夜注定又是无眠…

3:00

李白快崩溃了,他想被这夜吞噬,想闭上眼睛再也不睁开

3:03

李白想到了那人,那个支撑着自己坚持下去的人
他…睡了吗?

3:10

李白觉得自己真的撑不下去了。他下定决心去一个地方。在出宿舍门时他回望了眼宿舍。室友此起彼伏的呼噜声,磨牙声,甚至是梦呓都是那么的让人心安。黑夜很好的掩盖了李白眼里的不舍…

3:15

李白拨通了那人的电话

3:16

李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小声的应答,果然,他也没睡




电话接通那刻,晚风微微吹起李白的头发,李白望着这座已经陷入沉睡的城市,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留恋了。

“狄仁杰,你感受过绝望吗?”

“…李白,凌晨三点你就跟我说这个?!”

“狄仁杰…我…”

“李白,快去睡觉!”

“我会睡的,不久之后,我就能一直睡了,睡好久好久那种”

“李白!你在胡说什么!”

“狄仁杰,这里的风好舒服啊”

“李白!你在哪!”

“我喜欢你”

“李青莲!”





3:25

天台

狄仁杰推开天台门,看到李白静静地望着天空,任凭晚风撩拨起他的头发

李白平时很吵,经常吵的狄仁杰耳朵疼。但是现在李白异常安静,安静得就要融入这夜色之中。安静的李白有些平时没有的魅力……

这些细节,狄仁杰是没空感受的。他很累,一个平时不怎么动的人突然全力奔跑上天台简直可以要了他的命,现下仅仅是站着就耗光了他的精力。

“李…李白……”

李白转身面对狄仁杰,他也不急,他等他喘上了再说话

狄仁杰深呼吸多次,终于能开口“你这是干什么”

“狄仁杰,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李白看着狄仁杰,欲将狄仁杰的模样一点一点地刻在心上

“你敢走一个试试!”

“我好累……”

“我陪你”

“你帮不了我……我陷进去,出不来了……”

“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难道你现在跳下去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吗!”

“能”

“李青莲!给我过来!”

“不要”

“你敢不过来,我现在就和你分手!”

“……”

“青莲,我们有话好好说”狄仁杰只能将语气放软,一边说话一边向他走近,“我能帮你”

“你帮不了我的”李白的神情更绝望了

“我能”狄仁杰最后几步并作一步,一下抱住李白,“青莲,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

李白心头一暖,回抱住狄仁杰








“去死吧你!李白!凌晨三点多给我演这出因为论文写不出来?!你演这出的时间都能想无数个title了!”

“啊啊啊!我错了!别打!啊!疼!别打!我真的想不出来,呜呜呜,后天就要交了。”

“想不出来!周末你干什么了!让你写论文你不写!偏要去王者风骚!现在又演这出!演这出能给你灵感是不是?!”

“呜呜呜,别打,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演了,我现在就回去写,我重新做人。”

“我现在能让你重新投胎!”

“呜呜呜,亲爱的,我错了,别打脸了,疼”




4:00

李白重新坐回电脑前

嘶,狄仁杰下手真狠!呜呜呜,论文没写,老婆又生气,生活终于对我这个美男子下手了。

4:30

狄仁杰把李白叫出了宿舍,让李白带着电脑和他去自习室,随便给李白一瓶冰水敷脸。

4:35

李白将东西放好,等狄仁杰一坐下就贴上去

“老婆是不是不生气了!”

“滚”

“我就知道老婆爱我”

“3,2……”

李白赶紧坐好,绷着脸严肃地将电脑打开,然后就看到狄仁杰递过一瓶咖啡和一份宵夜

“吃些东西垫下胃再喝咖啡”

狄仁杰的面无表情在李白眼里确是笑容灿烂。果然自家老婆最疼我!!

4:50

李白在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

狄仁杰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
番外
狄仁杰:李白你怕是有毒,写不出论文为何要演这出

李白:(不好意思 我戏比较多.jpg)


*关于李青莲,我私设是李白笔名,所以狄仁杰才会喊这个
*没错!那个写不出论文的人就是我!
*后天就要交论文的我居然现在在这里发文!
*果然死猪不怕开水烫(T▽T)
*我也想有个人买宵夜给我,告诉我别空腹喝咖啡,然后陪我熬最长的夜肝最难的论文(T▽T)
*大学好难(T▽T)

沙雕脑洞1

*极度ooc
*烂文笔
*自嗨系列


作者:*迅曾说,越沙雕越快乐。
鲁*:我没说过这句话。




       峡谷最近出现了一种病——铁骨铮铮病。这个病的症状详见王*泽。

       我王*泽就是饿死
       死外边 从这里跳下去
       不会吃你们一点东西
       真香


       这种病蔓延的速度极快,大唐组也不幸地染上了,大唐三傻(划掉),长安三人组的病情更为严重。


狄仁杰
       “嘶——”狄仁杰今早一起床坐起就感觉自己的腰像是要断了,再看向身边那个罪魁祸首睡得跟死猪一样,就气不打一处来。抓起床边柜子里放的那堆令牌就向李白扔去,谁知这一扔又牵到腰,腰更疼了,疼得狄仁杰眼泪都出来了。狄仁杰咬咬牙,忍着疼又抓起了一把令牌向李白扔去。
       熟睡中的李白被打醒,看到狄仁杰这么凶,也不敢多问,拿起衣服就是一个将近酒冲出家暴现场。
       狄仁杰看到李白将近酒,更气了,气得脑子都糊住了。直接对着李白离开的地方大喊
       “我狄仁杰就是没人陪
        孤独终老!累死在衙门
        以后也不会让你再碰我一下!”

        深夜
       狄仁杰正在办公,突然感到一阵风。一抬头就看到李白双手撑在办公桌,低头看着自己。
       “哼,出去!”
       “怀英,我听到你心在说想我。”
       “滚!我狄怀英……唔……”
       狄仁杰话还没说完,就被李白用嘴堵住了嘴。于是两人亲着亲着就亲到了床上

       “嗯啊……太白我……我……要你……你……快……快点……”


               ———这是一条在假笑的分界线———

李白
        “太白哥哥,我要你”狄仁杰穿着李白的内衫,香肩半露,嘟着被亲红的嘴唇向李白撒娇。
卧槽,怀英你……李白觉得自己的鼻孔有一些温热的液体流出。
        “太白哥哥~”狄仁杰又把嘴嘟了嘟,身体向前倾了倾,雪白的胸膛若隐若现。
       卧槽,这么主动的怀英能把自己榨干啊!李白第一次有肾不保的感觉。这样的怀英,被榨干也值得!
       随即李白邪魅一笑,勾起狄仁杰的下巴,“我这就满足你。”李白说完便去亲狄仁杰。
      “啊!啊!啊!”李白看到狄仁杰拿起令牌扔自己,“怀英没什么打我!不是你主动的吗!”
       “……”
       啪!啪!
       “啊!啊!”李白突然惊醒,一醒来就看到狄仁杰红着眼眶,脸也委屈的皱着,但是周身却散发着黑气。
       哇!好恐怖!快溜快溜!
       李白的身体十分忠于大脑,这个想法一出,身体已是一个将近酒出去。李白速度快,狄仁杰声音也大,因此狄仁杰最后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在了李白耳中。

       李白也是有脾气的。
       大清早的被令牌打醒,搅了春梦不说,对方还不给任何解释,虽说春梦对象是床边人,但这可是难得的主动啊!这要是换谁都会气!
       李白郁闷的去酒馆喝酒,这一喝就是喝了一天。酒到浓时直接在酒馆里一脚踩上椅子上,一手指着天对着来添酒的  小二说:
        “我李太白就是流浪
        冻死街头!死这里
        也不会再踏进那狄府半步!”
        小二:……,剑仙您开心就好。

       傍晚
       李白终于酒醒,走出酒馆,习惯性的往狄府方向走去。走了两步,李白愣住。
       我这是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去狄府,他今天这么凶!哼,我要晾他三个月!我要去流浪!
       李白想完就往回走,刚走几步,脑海中就浮现出今早醒来看到狄仁杰的委屈样子,这样子简直是在诱人犯罪。而且这人要是自己不回去,肯定工作一整夜。罢了罢了,谁让自己是上面那个,有责任让对方“幸福”。
       于是李白又往狄府方向走去。

       深夜
       李白觉得自己蹲在树上看狄仁杰工作快要蹲成望夫石了,这人真的是不懂得主动去休息睡觉!李白深觉自己有必要用一些特殊手段让他乖乖去睡觉。
       李白翻进窗户,双手撑在办公桌,低头看着专注工作的狄仁杰。狄仁杰有感应地抬起头,四目相对。李白承认,这一相对,自己仿佛又被撩了。对于这送到嘴边的人,李白表示当然是不拒绝啊!任何不为对方性福着想的攻都是渣男!
于是李白一边亲一边引导狄仁杰到床上。

       一夜欢好
       事后,李白表示,狄府真棒!



               ———这是一条准备骂人的分界线———


李元芳
       早晨
       元芳正进入狄府要去喊狄大人早朝,就看到剑仙大人衣衫不整地出来。
       作为狄大人的手下,自然要对狄大人的爱人表示一下关心,讨好一下狄大人。尤其今天剑仙大人还起这么早。
元芳在门口摆好一个狗腿笑容,清了清嗓子,装作热情地向剑仙大人问早。然而剑仙大人今天似乎心情不佳,非但没回应,还瞪了眼元芳。元芳感觉自己的狗腿笑还僵在脸上,剑仙大人就不见了踪影。
       元芳表示无所谓,还学着狄大人般将刚被风卷乱的衣角压平。
        元芳来到狄大人房门前,恭敬地敲了两下门,喊了两声“狄大人”。没得到回应,元芳以为大人睡过了,便推开门,这不推不要紧,一推就震惊了。
       狄大人一脸委屈的坐在床上,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刚刚剑仙大人冲了出去……难道这两人吵架了?要拿小本本记下才行!
        元芳试着开口:“狄大人?”
      “和女帝说,我身体抱恙。”
      “狄大人……您不会是和剑仙大人……”
      “你下个月再领工资。”
        元芳被狄大人冷冷的眼神吓得赶紧关上了门,内心在为自己的工资滴血。


       中午
      “狄大人,这饭您扒拉很久了。”
       果不其然,元芳被瞪了一眼。
      “狄大人,要不要我去找剑仙大人回来……”
      “去!”狄仁杰听到剑仙大人,直接拍桌而起,“你要敢把他找回来,让他踏进狄府半步,你就明年再领工资吧。”
     “不找了不找了!”听到工资,元芳吓得赶紧摇头。
     “哼!你下下月再领工资。”狄仁杰撂下这话便甩袖而去。
      元芳哇的一下哭出声。我还是个孩子,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这对死给。
       我李元芳就算工资扣完
       去扫峡谷!挖河道!
       也不会再管你们的破事,更不会再吃你们的狗粮!


       深夜
       元芳巡街回来正要向狄大人汇报情况,就看到蹲在树上的剑仙大人。正想着要不要去告诉狄大人,就看到剑仙大人已经翻身进去。
       不管他们了!回去睡觉!
       然而以八卦为副业的元芳鬼使神差地去听墙角。
       ……
       听到狄大人和剑仙大人的床上爱的对话的元芳表示:
       真刺激!



————这是一条想让lof的排版去世的结束线————


由于没有湖蓝色墨水只能用这个色来代替。
字丑画也丑,就请各位凑合着看

崔四的中二rap真的到现在都还很有场面感😂

这首歌的歌词真的好暖好暖!墙推!
“在此生结束之前 让只接受过爱的人重新学会去爱”
这真的是很暖的词了!
哥哥们的抒情歌总能给我前进的力量੧😆ง

老婆虚言症又犯了,怎么办?在线等,不急的。

又名白哥的宠妻之路


看了几遍这里,发现别人都是无语的闭上眼,只有李白看着狄仁杰笑。于是自带粉丝滤镜的我,看出了李白眼里的宠溺(?这么鬼糊怎么看出来的???)


李白os:今天打团,把对方团灭,看把怀英高兴的。“他和我就差一点点”,啧啧啧,我家怀英怎么这么可爱!

梦一场

“一个人长大,一个人做你的不二臣”
——《不二臣》

朋友早在W市的车站等我,我一到达她就径直带我去了她的出租屋。稍作休息,我和她一同下楼,狭窄的楼道里迎面而来的是三个男人。为了不发生肢体接触,大家默契地低头各走一半,朋友走在我前面。就在我路过第三个男人身边时,突然被他一把推到墙上,他的帽檐盖住了他的面部,我还未来得及呼叫,他突然抬头。我怔住了,是他!那个日思夜想的人,那个曾每天都偷偷观察的人,那个我心仪的人……他将我圈在他双臂内,略弯下腰,在我耳边轻说

“好久不见”

他说完后笑着看我,还是那个标志的笑眼……

……
醒了,什么都消失了。只留下那份悸动在心里……
如果只能在梦里见你,我愿大梦一场